资讯:历史源流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历史源流 > 正文

金岭镇徐氏始祖源流考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100 评论:0

作者:徐依昌    •  2019-07-20

摘要: 金岭镇唐初建村,唐朝曾设驿站,因和金山相望,故定名“金岭驿”。据《旧五代史》记载,唐乾封年间,即有“金岭镇”之名。明清时期金岭镇属益都县管辖,建国后又分属于淄川区、张店区管辖,1956年属淄临区金岭街道,1984年5月更名为金岭回族镇(系回族聚居区)。徐氏便扎根于金岭镇东村,自始祖(讳子成)始至今近六百五十...

      金岭镇唐初建村,唐朝曾设驿站,因和金山相望,故定名“金岭驿”。据《旧五代史》记载,唐乾封年间,即有“金岭镇”之名。明清时期金岭镇属益都县管辖,建国后又分属于淄川区、张店区管辖,1956年属淄临区金岭街道,1984年5月更名为金岭回族镇(系回族聚居区)。

     徐氏便扎根于金岭镇东村,自始祖(讳子成)始至今近六百五十年,已传24世,繁后世子孙三千余众,遍布国内外。仅省市内较为集中的村落便有淄博、泰安、潍坊等十余处村镇,另因工作需要,还有不少宗亲工作或居住于国内外,实属当地名门望族。

      还在我很小的时候,记忆中每逢春节,祖父总是要拜祭《徐氏宗谱》的,并年年重复的讲着始祖来源的传说故事,记忆最深的是“当年一同前来徐姓五十人(祖父也不知道五十人从何而来),路经德州时亡故一人,由于路途遥远行走又困难,他们便互称兄弟相互帮衬着”。年少不经事,也就没有更多的追问。二0一0年冬季,一次偶然的机会从网上浏览到滨州徐新民先生《山东四十四支昆山籍—徐氏先祖源流考略》文章,忽然忆起小时候祖父给我讲述的“始祖来源的传说故事”。巧合还是天意,人数如此的吻合?几年时间内沐手读谱,查证史料,试图寻证始祖祖源。

金岭镇我《徐氏宗谱》由八世自强祖创修于清顺治五年(1647年)。宗谱序中记载:成祖始固,不知于何帝年间乔迁于斯,亦不知于何邑而来于斯,惟世相传闻乃枣强县人也。

始祖究竟在什么时间、从什么地方而来,是不是枣强县人?直到二0一六年结合传闻故事、新民先生《山东四十四支昆山籍—徐氏先祖源流考略》的文章、尤其是清光绪十八年的《徐氏联谱》,这才基本理顺了始祖源出脉络的推论信息:始祖乃江苏昆山经枣强迁山东四十四支徐姓之一!(后来从《徐氏宗谱》南博山徐氏支谱所录相关碑文中也看到“始祖明洪武初年由昆山经枣强迁入益都县金岭镇”之记载)。

为进一步印证始祖为江苏昆山经枣强迁山东四十四支徐姓之一的真实性,二0一八年五月,我又联系并与徐新民先生进行了交流探讨,徐新民先生告诉我:探讨是从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编沾化南徐、徐集世系联谱开始的,现在又有了新的史料。

徐新民先生的考证

据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编沾化南徐、徐集世系联谱《徐氏族谱·序》载:“道光十年(1830年),有苏州昆山县人士杰徐公,分发山东,履任沂郡之莒州(原临沂莒州现为日照市莒县—编者注),携带昆山徐氏祖谱,因盐务得遇长山徐公讳止敬者,嘱遗昆山谱序一纸,后序详注:自明正德十年(1515年),有原籍昆山、寄籍松江府华亭县斯恒徐公,出仕苏州,由枣强分丁总局查出,迁自昆山徐姓,除枣强坐留五丁、过德州路死一丁,此外发往山东共计四十四人。遂令子抵东,按册寻查,其所在州县村庄,与现时大同小异。然局册损坏,尚有十六丁无可稽查。”(备注:斯恒徐公,原籍昆山,生长生活于松江府华亭县。宋至明清时期的松江府现属上海市松江区,原华亭县现为松江区一街道;昆山原属苏州府管辖—编者注)。

为证实昆山徐姓四十四人,于明洪武二年转枣强迁来山东,2005年春节前后,新民先生多次考证得到如下信息:

枣强共12个村多徐姓。据公安户籍资料,全县徐姓共4052人,其先祖大多是明永乐年间自山西洪洞移民,未见洪武二年枣强迁往外地和“坐留五丁”的记载。步先生分析,明洪武年间,燕王扫北,天下大乱,枣强移民山东甚多,既有枣强人外迁,也有外地人由枣强中转。建文三年,朱棣又征南夺帝权,即“靖难之役”,使枣强一带几绝人烟,于是永乐年间又自山西洪洞等地移民于此。“坐留五丁”及其族人很可能在兵荒马乱中又迁到他乡,也可能被抓丁从军。

关于“长山徐公讳止敬者”史料调查十分顺利。5月,原邹平县文史办公室主任郭蒸晨先生提供了邹平长山《徐氏家谱》(清同治丙寅续修版),序中记载:“吾族本昆山人也。自明代洪武二年因山东兵燹之变,人烟稀疏,乃奉文迁至直隶枣强者五十人”。

昆山谱序载“明洪武初,山东丁稀,奉文以直隶枣强为分丁局,按南省人缘稠密州县,择迁于枣,陆续分发山东各处”。

据史料,新民先生得出如下结论:山东有四十四支徐姓,祖籍为昆山,明洪武二年移民。昆山转枣强迁山东四十四支徐姓—至今(21世纪初)约传24世。

交流探讨中新民先生告诉我的最新史料:老友王明仁兄(滨州市人大原秘书长)赠我广饶《百胜文选》,上记“河北枣强县徐小寨村徐氏族谱载:明代初年,我始祖徐子善之曾孙徐恒等随大批移民自祖籍河南省汇集于山西洪洞,从洪洞县向各地分发......徐恒等徐姓5人被留居枣强县,其余45人被发往山东省。”我随即电话请教了广饶徐百胜先生和枣强小寨村几位徐氏族亲,得知:

(一)徐姓44人,于明洪武二年转枣强迁山东,枣强坐留5丁确有其事。“明洪武二年”与“明代初年”年份虽有异议,但枣强坐留5丁相符,如无其他证据,可以认定为同批移民。

(二)徐姓50人移民有昆山籍,有河南(实际为江南误记为河南)籍,也可能还有其他籍贯。

新民先生的考证,回答了我金岭徐氏始祖渊源的两个问题:一是始祖迁来时间:明洪武二年;二是非枣强县人。那么,始祖祖籍是否就是昆山?二0一六年春,得到《徐氏联谱》,从几则序言中又看到与徐新民先生文章中类似的叙述,并找到了详实的答案。

《徐氏联谱》之证

(一)《昆山县徐氏谱序》(选摘)

《徐氏连谱》乃清光绪十八年鲁中地区之徐氏所修,其首页转载《昆山县徐氏谱序》。昆山徐氏谱序后序详注:明正德十年(1514年),昆山寄籍松江府华亭县(现为上海市松江区花亭街道)徐斯恒亦昆山县籍,出仕冀州,由枣强县分丁总册查出 :

“维时昆山县徐姓迁于枣者五十丁,除留枣五丁,余分聊城、泰安、新台、兰山、郯城、菏泽、长山、曲阜、临淄、昌邑、福山、莱阳、高密等县。其发聊城县者三人,同落城东关;发泰安县四人,路过德州死一丁,余同落寨里;发新台县一人,落杨柳店;发兰山县三人,同落小岭集;发郯城县二人,同落里家庄;发荷泽县一人,落城府学巷;发长山县四人,一落城西门里,一落城西徐毛驼庄,一落焦家桥,一落周村;发曲阜县一人,落泗河滩;发临淄县四人,一落西关,一落东关,二落河圈;发昌邑县一人,落沙河镇;发福山县二人,同落丁家町;发莱阳县二人,同落大江沟;发高密县一人,落罩家屯。尚有十六丁所发地名局册损无可考”。

“怎么没有益都县金岭镇一人的记载(明清时期金岭镇属益都县管辖)?难道始祖不在其列或在十六丁所发地名局册损无可考之中”?细考“昆山徐氏谱序后序详注”发现缺“益都县”等县之记载,且洪武年间益都等县为重点移民地。据此推断始祖在“在十六丁所发地名局册损无可考之中”【明朝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改元代益都路为青州府,辖潍州、莒州、胶州三个州和益都、临淄、博兴、寿光、昌乐、临朐、安丘、诸城、蒙阴、沂水、日照、昌邑、高密、即墨、高苑、乐安(广饶)16个县。后将潍州、胶州、高密、昌邑、即墨划归莱州府,仍领13县1州—编者注】。

(二)再考《徐氏连谱》

《徐氏连谱》起意始修于清咸丰十年(1859年),由长邑毛驼庄(今滨州市邹平县)一品衔即补参将任京都左营游击永福公发起,新邑南薛庄(今淄博市桓台县新城)献廷公、邹邑西言礼庄丹亭公(今邹平)、博山颜神镇鹤龄公、邹平县西言礼庄太学生毓祯、太学生瑢等奔走传信,前后历经32年至清光绪十八年(1891年)荷月终成(金岭镇徐氏十四世岱宗祖、十五世汇岷祖、十六世江棻祖参与)。考其修谱动因,在《徐氏连谱》序言中有如下记载:

长邑毛驼庄永福公在《徐氏连谱》序中道“生齿日众,族益盛而人益繁,或异乡作客,或京邸宦游,苟无谱系之可寻,及至相逢之莫识。此,予欲修徐氏昆山续谱,而有志未逮也。”“吾侄丹亭亦见于此,知斯举之无可再延”。

新邑南薛庄献廷公在序言中到“照昆山原序采访散处同家按辈合谱,承先启后,上接六百年茫茫之绪,下开亿万世绵绵之祥。妇孺言及莫不慰情快心,支派无微亦将合敬同爱”;“虽局册损坏尚有十六丁无可稽查,而考当时各支谱序,其皆迁自直隶枣强,并以所到年月及所传辈数计之,俱各针缝相对,若符合节,同族而来,无可疑义。于是恍然大悟,而知吾族之分无相越情有独执者是皆一脉相传,天性之出于自然者也,夫是序也。不闻于数百年前,而忽得于数百年后,岂非先人有灵,默默以启后人者哉?”“于咸丰十年,有道南七世祖、次武奉基堂八曾祖之命,东通信临淄河圈(今临淄徐家圈),南亲至于颜神、西冶(今博山神头、西冶街)”。《徐氏连谱》序言中还写到“昆山徐氏迁到山东除枣强坐留五丁路故一丁,其余四十四丁分发全省,星罗棋布,今欲联谱一时难遍,姑就临府临县现在所能及者共计八府二十一县一百三十三庄村,知会连合暂记一谱,以待后之贤者”。

分析《徐氏连谱》的修谱过程,大体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

1、清咸丰十年(1859年),长山县毛驼庄徐永福总理,邹平县西言礼庄太学生毓祯、太学生瑢奔走传信,新邑南薛庄徐献廷、邹邑西言礼庄徐丹亭作序,联谱之中因捻军烽警延搁至光绪十年。

2、清光绪十年(1884年),联谱初成,准备刊印之际发现有遗漏未注,待再行联络之时丹亭翁竟长然而仙游,故又搁置。

3、清光绪十年至清光绪十八年(1891年),八年间未有言及此事者,直至清光绪十八年,博山颜神镇鹤龄又存重修之志,方再通信联络八府二十一县,于光绪十八年荷月终成其事。

考当时情况,匪情不断、战事连连,社会状况昔不如今,不同于现在身逢盛世、联络通信、交通便利、社会稳定,可想象的到《徐氏连谱》参与修谱宗亲之态度审慎、艰辛之情。

(三)金岭徐氏一支列其《徐氏联谱》

清光绪十八年(1891年)修《徐氏连谱》之际,金岭我徐氏岱宗、汇民、江棻祖参与其中。金岭我徐氏始祖如若不是“江苏昆山徐氏经枣强转山东”之一,《徐氏连谱》创修、重修亦不会邀请金岭我徐氏参与,也就不会有汇民、江棻、岱宗祖参与修谱之事了。

“莫道渊源无考证,私家记述最为真”。分析清咸丰十年(1859年)创修《徐氏连谱》时(因捻军烽警延搁至光绪十年),邹邑西言礼庄丹亭公时年七十三岁,应生于清乾隆年间(1786年前后),态度较为审慎,认证入谱者不会敷衍。这一推论从其序言“是以不惜残年,荟萃众谱细心考究”可知,非昆山籍徐氏不会载于《徐氏连谱》或个别载于者必有说明。

访谈新证  

二0一八年底与广饶县央上村徐仕强宗亲取得联系,得到如下新说:

(一)央上徐氏考(据河北枣强县徐小寨村徐氏族谱):

明代初年,吾始祖徐子善之曾孙徐恒等徐姓50人(这50人徐小寨村家谱记载祖籍为江南桃盐村,其他家谱记载祖籍为江苏昆山)被分发到河北枣强县,再等待“枣强分丁局”的分发。不久,徐恒等徐姓5人被留居枣强县,其余45人(过德州路死一人)被分发到山东省。我央上庄徐氏与枣强县徐小寨村徐氏是同姓同宗(今寿光李家坞村徐氏为徐龙后代)。根据上述资料,央上徐氏可能来自苏州市桃源村或桃园村(桃盐村可能为发音问题)。

(二)江苏昆山说

海兴县检察院离休干部徐福荣先生保存有沧州、黄骅、静海三门联谱徐氏宗卷,该族谱从唐朝至今已续修十五次,记录三门徐氏两千多年的延续。据徐氏三门联谱编委会主要成员徐文甫先生介绍,山东四十四支昆山籍徐氏先祖是可信的。

止于此,无论史料、谱牒、他人考究佐证,已证实了金岭我徐氏始祖的源流。然而,有一疑惑久久萦绕脑际:为什么在我《徐氏宗谱》中只看到“惟世相传闻乃枣强县人”而看不到其它的信息(其他许多家谱也是类似记录)?尤其江棻祖在参与了《徐氏联谱》修谱后第四次主修金岭《徐氏宗谱》时也没有留下任何记载?最近从史学家的研究文章中找到了答案:“迁徙根本不是自己的选择,而是屈服于某种人为的因素,被强迫驱赶而来,只是他们不敢说,史家不敢写(私家不敢记)罢了”;“在明、清文字狱盛行的时代,史家不是不知,而是不敢秉率直书,只好回避这个民怨很深的事件,这就是史书和地方志不见或少见记载的真实原因”。

设想与推论

既然央上村徐氏考证出始祖们祖籍约在今江苏省苏州市太仓区(或周边村落)可能性较大(经查证:元朝末年、明朝初年,苏州市太仓区桃园村(或周边村落)隶属于苏州府昆山县管辖),那么能否从昆山族谱中找到有关始祖的谱牒记载呢?分析比较困难:一是今天我们见到的昆山谱序中记载的“五十丁奉旨移民”信息,来源于“明正德十年(1515年),昆山寄籍松江府华亭县(现为上海市松江区花亭街道)徐斯恒亦昆山县籍,出仕冀州,由枣强县分丁总册查出”; 二是今天我们见到的“昆山徐氏谱序”一定在“明正德十年(1515年)”之后;三是,如果“昆山徐氏谱牒”有关于始祖们信息的记载,也就不会有“由枣强县分丁总册查出”一说,究其原因仍会在“文字狱”致“史家不敢写(私家不敢记)罢了”。

综合目前考证材料,不难推测出以下结论:

1、自昆山经枣强50丁,枣强坐留5丁已得到证实。

2、金岭镇始祖确属昆山经枣强入山东44支之一。

3、洪武初年一般是指明一至四年(大多数材料论述迁徙时间为明朝洪武二年)。

4、始祖祖籍约在今江苏省苏州市太仓区(或周边村落)可能性较大(经查证:元朝末年、明朝初年,苏州市太仓区桃园村(或周边村落)隶属于苏州府昆山县管辖)。

对提供《徐氏联谱》的淄博徐氏文化研究会会长徐雷进、徐世强、徐增珂宗亲表示衷心感谢;并对滨州市文史办主任徐新民宗亲、广饶县央上村徐仕强宗亲致意。 

                                                             二0一八年十二月

附记:

长期以来,对于历史上的许多谜团,无论是正史还是私家,总会有人去探索、去追寻,也许这就是“解谜”的魅力所在。

为充实明初始祖移民源流的佐证,最近又看到诸多研究性文章,摘录部分片段以作参考。

一、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吴必虎教授在其《明初苏州向苏北的移民及其影响》一文中指出:苏州曾是张士诚的王城所在地,朱元璋麾下大将常遇春在攻打苏州时遭顽强抵抗,围攻十个月才破城,所以,朱元璋对苏州百姓采取了“惩罚性”的移民措施。

朱元璋打下苏州后,生怕苏州百姓不服他统治,即所谓“大族相聚为逆”,于是,便想到了用大规模迁徙移民之法。一方面可以削弱苏州百姓结派抱团,与朝廷为敌的力量;另一方面,可以补充苏北地区因战乱而丧失的劳动力。苏州百姓历来恋家,当然不愿远离家乡去苏北,于是强硬的“赶散”就成为不可避免。

《洪武实录)》江南苏州、松江、湖州、嘉兴、杭州五府,由于占有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条件,经济较发达,人口也较稠密。这样,明王朝自然要把这里的居民迁往邻近居民稀少的地区。明王朝的移民还有抑制豪强,打击、分散反明政治势力的目的。《明史》中所载的由苏松等五府迁入凤阳的移民,其中不少就是地主富豪,让这些富豪离开故土,也就使他们失去了原有的经济基础、社会基础和政治实力。从扬州地区发现的家谱、族谱来看,徙往苏北地区的移民中也不乏富户。

二、山西洪洞、河北枣强应是移民集散地、中转站

《明史》记载,明朝早期共移民18次之多,洪武年间10次,永乐年间8次。移民行动,开始多来自作为山东邻省山西的太原、平阳二府和泽、潞、辽、沁、汾五州。洪洞县时属平阳府,地处要道,官府在城北广济寺旁大槐树下办理移民手续,“设局驻员,发给凭照川资”。也就是说,官府在广济寺设置分丁局,移民在此集中编队,由官兵押送,分赴各地。洪洞是移民集散地,中转站而已,并非迁出地。然而却有了“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祖先故居叫什么,大槐树下老鸹窝”的民谣,一直流传了四五百年,影响广远。进而,移民后裔们误把“大槐树”和“老鸹窝”当作惜别故乡的标志,把山西洪洞认作姓氏的祖地,甚至一些并非山西移民的后裔也虔诚地充当了“槐裔”到山西洪洞去寻根奠祖。

由《明史》得知,山西移民主要流向河北省南部和山东省西部,以东昌、济南、兖州、莱州、青州5府为最多。新修《寿光县志》载:“今县境内有990个自然村,其中由山西洪洞移民立村182个,河北枣强移民立村88个。”《青州市志》载:“今市境内1164个自然村中,在明洪武二年至永乐二十一年间(1369—1423),由河北枣强县移民立村的就有430余个,由山西洪洞县移民立村的近300个。”

由此可推知,河北枣强应是明初移民的另一个分丁局。有专家推断,明初山东移民分布情况大致为:山西移民集中的地区在聊城(即原东昌府)一带,河北枣强移民集中的地区在鲁中、鲁北地区,而数量相当的则是山东中部的寿光、青州一带。

    三、最具特色与史料价值的长山西街《徐氏家谱》

其一,创修最早。县域内存世族谱创修多在族人为十世、十一世传人的清朝康熙年间(1662—1722),清王朝大讲孝道治国,倡导修谱,是民间修谱热时期。《徐氏家谱》创修早在明嘉靖已酉(1549年)年间,徐氏第五世传人徐以龙在家族人口仅百人许即原辑成谱。时隔始祖迁来150年左右。以明人写明事,时间跨度小,可信度高。

其二,家谱卷首录《昆山徐氏族谱序》云:明洪武初,山东丁稀,奉文以直隶枣强为分丁总局。按,南省人缘稠密州县择迁于枣,陆续分发山东各处。维时昆山县徐姓迁于枣者五十丁,除留枣强五丁,余分聊城、昌邑、福山、莱阳、高密等县。

后序:正德十年,寄籍松江府华亭县徐斯恒,赤昆山籍出仕冀州,由枣强分丁总册查出迁到徐姓发往山东县名,令子带银五百,抵东按县察明自枣发到徐姓住址,于任所刻入昆山县徐氏族谱序尾,留本题枣强县徐氏族谱。道光十年得录于莒州知州徐大老爷之手。

《后序》阐明徐氏移丁分发山东各县及村庄名单的由来,更显真实可信。又据沾化区南徐、利津徐集世系联谱《徐氏族谱》(民国二十五年编)谱序载:

道光十年,有苏州昆山县人士杰徐公,分发山东,历任沂郡之莒州,携带昆山徐氏族谱,因盐务得遇长山徐公讳止敬者,嘱遗昆山谱序一纸,有原籍昆山寄籍松江府华亭县斯恒徐公,出仕翼州,由枣强分丁总局查出迁自昆山徐姓,除枣强坐留五丁,过德州路死一人,此外分往山东共计四十四人,遂令子抵东,按册寻查,其所在州县村庄,与现时大同小异。然局册损坏,尚有十六丁无可稽查。而考当时各支谱序,其皆迁自直隶枣强,并以所列年月及相传辈数计之,俱各针锋相对,若合符节,无可疑矣。”

此文又详细交待莒州知州“徐大老爷”即徐士杰及他得遇长山县徐止敬而交付徐斯恒查出的分布文稿,由此留传山东。

邹平县高新街道徐毛驼村及淄博马尚大、小徐家庄的《徐氏族谱》皆统一在卷首刊录了《昆山谱序》。谱序阐明移民原因(山东丁稀)、移民机关(在直隶枣强设分丁总局)、移民迁出地(南省人缘稠密州县)、实施方式(移民集中到枣强分丁总局分发各处)、分发地区(直隶枣强和山东各地)。

其三,《徐氏族谱》回答了明初移民方方面面的问题,因此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成为研究中国古代移民史尤其是明初冀鲁大移民不可或缺的历史资料。

三、明朝有三次由枣强迁往山东各地的较大移民活动

《邹平县志》(1992;192)载:元朝末年,战争频仍,瘟疫流行,县内人口大减,土地茺芜,为增殖人口,发展生产,明王朝从河北枣强,山西洪洞迁来大量移民,县内大部村庄是由明洪武、永乐年间移民所建。”

山东各地相当数量的民间谱牒自称祖先是明朝初年由枣强迁来。《昆山徐氏谱序》提供的信息证明此说值得商榷。河北枣强、山西洪洞只是官方在此设置的两个分丁局,移民集散地,并非移民迁出地。

(一)明初洪武、永乐年间移民。枣强县元代属真定路(治今正定)冀州(治今冀县),明初改为真定府冀州枣强县,为元末明初的战争的重灾区之一,全县仅剩六千余人,被朝廷列为移民迁入县之一。《昆山徐氏谱序》明确记述“昆山县迁于枣者五十丁,除留枣五丁,余分聊城……”,“留枣五丁”即明确证明枣强是移民迁入县。“迁出县”一说与历史事实相悖。

但是,为什么那么多的家族族谱却记为“由枣强迁来”呢?笔者分析主要原因有三:一是可能在元代中后期由于战乱、灾荒,枣强一带一些居民自发地逃往山东各地,其后裔在家谱中误记为明初大移民来自枣强。二是移民后裔误把山西洪洞与河北枣强这两个明初移民分丁局所在地当成了迁出地的代名词。三是民间创修族谱多在始祖移来以后二三百年后的清康熙年间及雍正乾隆以后修撰,日久年深,迁出地失记,从众说为“洪武年间迁自枣强”。

(二)明正统年间移民。正统十四年(1449年),蒙古族瓦刺部发动大规模进攻,明英宗朱祁镇在太监王振劝说下冒险亲征,八月十五日在河北怀来县土木堡兵败被俘,史称“土木堡之变”,百姓纷纷逃难来山东。此乃自发移民,非官府强制性移民。修谱时亦把枣强作为标志物而误记为明初迁自枣强。这些家族的世系一般比明初移民少四世左右。

(三)明成化年间移民。成化年间(1465-1487),驻守枣强一带的花马营发生士兵哗变,朝廷派兵镇压,河北又一次陷入战乱,百姓纷纷逃难来山东。其后裔亦把枣强作为移民地的代名词误记为明初自枣强迁来,这也是一次自发性移民。识别这些家族的方法是,他们的世系一般比明初移民少五世以上。

四、明初大移民或是一次南民大北迁

史载,中国历史上有过多次大移民,历次移民都不同程度地促进了民族的融合,推动了迁入地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发展,从公元前3世纪秦始皇征发数十万人征服南越起,由黄河流域向长江流域和南方各地的移民一直没有停止过。

明初移民采取强制与鼓励相结合的方式,根本原因是江南各省庞大的人口数量所产生的压力,以至在中国内地已经很难找到大片的人口稀疏区供统治者进行大规模强制性移民。冀鲁是当时移民的最佳目的地。昆山徐氏谱序是这次南民北迁说的有力佐证和诠释。

有专家推断,山西洪洞移民迁出地乃山西、河南等北方少数几个人口稠密地区,而江南各省移民多集中到枣强,分发河北南部和山东大部分地区,各地移民立村的统计数字也佐证此说。上文列举的徐氏族谱《昆山谱序》的记载就是最佳诠释。

明初南民北迁的大移民,对明朝政权的巩固,政治中心的稳定、边防的加强和冀鲁等迁入地区的经济恢复,文化的发展等都起了重要作用。


打赏

最新评论

0条 [查看全部]  
    在线客服
    技术支持
    电话咨询
    4000053252
    微信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