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 徐氏源流试论东夷集团中徐夷的迁徙过程

试论东夷集团中徐夷的迁徙过程

时间:2020-08-07 编辑:徐绍贵  刘晓焕浏览数:1

核心提示:试论东夷集团中徐夷的迁徙过程徐绍贵 刘晓焕在中国古代历史上,东夷族的地位可以说是举足轻重的。徐旭生先生认为:“古代中国部族的分野,大致可分为华夏、东夷与苗蛮三大集团。华夏族地处黄河中游两岸中原地区;东夷族地处山东、安徽境内及其东部沿海地区;苗蛮族地处长江中游两岸的两湖及江西地区。三大族不断接触,始而

试论东夷集团中徐夷的迁徙过程

                    徐绍贵  刘晓焕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东夷族的地位可以说是举足轻重的。徐旭生先生认为:“古代中国部族的分野,大致可分为华夏、东夷与苗蛮三大集团。华夏族地处黄河中游两岸中原地区;东夷族地处山东、安徽境内及其东部沿海地区;苗蛮族地处长江中游两岸的两湖及江西地区。三大族不断接触,始而相斗,继而相安,血统与文化逐渐交互错杂,终于同化,形成一种融合而较高的民族文化----华夏文化”。徐先生进一步指出:“东夷集团,太皞、少昊、蚩尤均属之。它的地域范围:北自山东的东北部,最盛时达山东北部全境。西至河南东部,西南至河南极南部。南至安徽中部,东至海。” 

《竹书纪年》、《后汉书》、《春秋左氏传》、《战国策》等史书记载,东夷族是由生活在中国东部地区的多个族群所组成,有黄夷、于夷、方夷、嵎夷、鸟夷、蓝夷、莱夷、徐夷、淮夷等。而在数夷众多的东夷集团中,徐夷的势力影响以及历史地位和文明成就应该说是最大的。这点已经得到了众多方家的认定。

关于徐夷的活动范围,《尚书•禹贡》有记载说:“海、岱及淮惟徐州。淮、沂其乂,蒙、羽其艺。” 徐夷,可以看做是族称。上古时期,东夷族的重要首领伯益,因为佐禹治水有功,其后代被赐姓封地,在“海岱及淮”这片地方建起了徐国。因此可以说,徐夷的势力范围也等同徐国的势力范围。在通常情况下,徐夷、徐国、徐戎的活动范围或者说地理概念是大致相同的。

然而,在一些说明性的资料中,对于徐夷活动的地理概念解释多存有片面性。例如,有些资料对于徐国的解释是,“徐国是夏朝所封的诸侯国。周初,在江苏泗洪县一带为中心,建立徐国”。“夏朝至西周时期诸侯国。伯益之子若木为徐国开国君主,都城为徐城(今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还有资料称徐国的中心位置在安徽省泗县境内。甚至一些权威工具书对此解释也存有片面。例如,我们常用的《古汉语常用字字典》在“徐戎”条目里就说:“先秦时居住在今淮河中下游一带的一个民族。也称‘徐夷’、‘徐方’。” ③

以上这些资料,大都把徐国的行政中心和主要活动范围定为苏北皖南的淮泗流域。而实际上并不尽然。

对此,山东泗水学者赵宗秀曾提出过疑问:关于徐的地望所在,史书曾有明确记载,秦统一六国后,始于其地置徐县,属泗水郡。两汉时曾先后归属于临淮郡和下邳国。杜认为徐国在下邳僮县东南。《括地志》则云在泗州徐城县北三十里。按僮县在今安徽泗县东北。徐城县在今江苏泗洪县南。要之,当不出今洪泽湖西北附近一带。但众所周知,那是在徐国灭亡之际即春秋时期的徐国之所在。而在此之前,特别是商周之际,它究竟在什么地方?本文试图从几个时期对徐国(亦即徐夷、徐方、徐戎)的势力范围和地域所在分析如下。

----------------------------------------------------------------------

①、见徐旭生著,《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文物出版社,1985年第一版,P12、P5

见《古汉语常用字字典》,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P275

④ 赵宗秀《试论商末周初徐国之所在》,载《东南文化》19951期。

 

一.夏至商时期。

徐国在古籍和甲骨文、金文中有多种称呼,综合各家之说,见有余、涂、塗、夷、人方、虎方、舒、淮夷、南淮夷、徐方、徐土、徐宅、徐戎、徐夷、徐国等十余种。

最初,徐夷这个称谓是以封地得名的。山东科技大学刘宝春教授在叙述“徐姓起源”时说:“徐族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部族。早在上古时期,就活跃于今天山东东南部一带。徐人的远古始祖为东夷首领少昊氏。徐族的血缘始祖是少昊之后东夷族另一重要首领伯益。伯益与大禹一起治水,因为功勋卓著,舜‘赐其姓,封其地’,并将他的儿子若木封于徐地。于是开启了徐氏的历史。” 

据韩明林先生分析:徐古字为“余”,本意为舒。淮海间其气宽舒,故曰徐。徐是为沂沭河冲击平原可耕种而造之字。从泰沂山脉南进,一出穆陵关,即为沂沭河冲击平原,站在关口举目远眺,豁然开朗,地形舒缓,而余字另外一层意思是《禹贡》记载的羽山至蒙山均可耕种,而东夷族恰恰又是最早由渔猎社会向农耕社会过渡的人群。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解释为“徐行”只是后来的引申义而已。禹划九州争议虽未落下争议之声,《释名》曰:徐,舒也,土气舒缓也。其地东至海,北至岱,南及淮。《吕氏春秋》云:泗上为徐州,鲁也。《尔雅》云:济东曰徐州。徐州为沂沭河冲击平原,这是不争的事实。而徐州最初应在郯、费一带,后徙薛(县后黄庄),三国时期,徐州刺史的治所还设在郯城,曹操攻徐州,杀吕布就是攻打的郯城。徐地的范围在不同历史阶段所不同,最初就是沂沭河冲积平原,徐地应当南至淮,北至岱、东至海,而西则应达到今河南东境与今山东接壤之地。若木是伯益的次子,故其领导下的部族才可称徐,驻地才为徐地。其主要活动范围当依沂沭河流域为主。韩先生指出,“徐州市过去称彭城。元代至元二年彭城并入徐州以后改称徐州。(彭城系帝尧时少昊部落首领篯铿封为大彭国,封号彭祖,其邑称为彭城。)”。“到秦汉时以郯为中心的地域被划为郯郡、东海郡,而汉时设刺史部巡查各郡、县执行中央政令情况,东海郡属徐州刺史部巡查范围。为使行政命令贯彻执行,刺史部辖有军队和不经朝廷即直接指挥军队的权力。而徐州刺史部行辕就设在郯城。” ③

江苏邳州学者徐敦民先生考证,“夏仲康帝因益佐禹治水有功,封伯益之子若木于徐,为彭城之东,今苏北鲁南一带。为徐国第一代国君,以国为姓,即徐氏始祖,食邑东海,故徐氏堂号曰东海堂,都颍川,今山东郯城,为徐国发祥之地。” 

------------------------------------------

② 见《楚史研究》贺云翱著《徐国史研究综述》P40

见《南朝东海徐氏家族文化研究》,中华书局,201312月版,P10

③ 见《郯史漫话》第四节,中国文史出版社,2018年12月版,P24

④ 《江苏文史资料》第135辑《邳州揽胜》,徐敦民《古徐国略述》)

对于这个论断,〔清〕康熙十二年纂修的《郯城县志》在叙述郯城县历史沿革时第一句话就是 “郯城县唐虞时为徐州之域。”这就把徐国的地理位置点了出来。然后接着叙述:“《禹贡》海岱及淮惟徐州,淮沂其乂是也。《周礼》职方并徐入青,其津沂沭是也。春秋时为郯子国,盖少皞之后,己姓,武王封之为鲁附庸。……秦易封建为郡县,以是城为郯郡地,汉改为东海郡,置县十二,治郯县,统领徐州刺史部。东汉分东海郡置琅琊国,东海领县六,晋东海郡领县三,皆治郯县……。” ①

伯益的次子若木被封赐于徐地立国后,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徐夷的国力十分强盛。为了扩大势力范围,方国间、部族间和中原王朝间,免不了争斗。由于战争的成败,早期徐国的位置和行政中心也在今山东南部地区几经辗转迁徙,在今山东南部沂沭河流域的富庶沃野郯城及周边地区建立根据地。

对于早期徐国的地理位置,青海师范大学教授张广志在《徐人早期活动地域浅议》中引述:“徐旭生认为,徐国在周初当在山东东南部曲阜县附近。以后才迁到南方数百里外。” ② “景以恩认为,若木所居之徐,即《说文》所云鲁东之䣄城,亦即《史记》所云若木所居之费” ③。张广志总结说:“徐旭生、何浩、景以恩等的曲阜说、邹县说、费县-蒙山说,可能更接近事实些” 。“从商末周初鲁、奄、徐的斗争格局上看,徐人亦应在今山东曲阜地区^……迁淮前徐人曾长期在今曲阜以东、以南的今山东费县、邹县一带居住过”

郯城在上古时为徐地,曾长期为郯县、东海郡、徐州刺史部的治所,是当时苏南苏北一带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因而也可以推断,该地的前身作为徐国的行政中心当是事实。不过由于年代久远,时世沧桑,特别是郯城曾于1668年((康熙七年六月十七日))遭受8.5级旷古震灾,别说早期徐国的城池,就连其后历朝历代的建筑均已荡然无存。百姓也多系从外地迁徙而来。如今只是在郯城城北存有一处方圆百米的缓坡高冢,当地人称之为豹公墩,据多部清代之前徐氏家谱记载,为早期徐国开基君主的墓地,算是给早期徐国的历史存在留下的实物佐证四川师范学院历史系教授徐才安、蒲含均在其合著的《论华东徐国的起落》中,也持这一观点。

综上所述,早期徐国的势力范围,主要包括今山东邹县、费县、平邑、水、郯城、临沂、苍山、临沭、邳州等地。特别是郯城县,沂、沭两条大河纵穿南北,东部的马陵山又是大地平原与浩瀚大海的天然分界,且为东西、南北文化、交通的交会点,成为徐国的战略大后方,地理位置极为重要。

---------------------------------------------------------------------------------------------------------------

① 〔清〕《郯城县志》“舆地.星野”P26

② 徐旭生《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科学出版社,1960年版,P173。

③ 景以恩《涂山、涂山氏及大禹、皋陶》,载《先秦史研究动态》1997,总29。

④ 参见张广志《徐人早期活动地域浅议》,载《青海民族研究》2006年9月第四期

⑤ 参见《郯史漫话》第六章中国文史出版社,P125

二、商末至周初

上文引用了诸多专家的观点,证明徐国在夏至商长达近千年的历史中,其主要活动范围在鲁中南一带。甚至到了商代后期,徐国的主要活动范围仍然在山东南部,其势力甚至强大到能够觊觎商王朝的领地。由于上古时期的文字记载匮乏,我们对彼时徐国的活动范围大多存有猜度的成分。到了商末周初,才有少量的史籍透露出徐国的一些活动轨迹。

《礼记•檀弓》篇中记录了徐国大夫容居的回忆:“昔我先君驹王西讨济于河。” 这句话的来源说的是,战国时期位于今山东省邹城市境内的邾娄国在为其君王办丧事时,徐国派使臣容居前往吊丧。邾娄国负责接待的人员觉得不是国君亲来,就不应以国君之礼相待。容居感到不满,便理直气壮地引用“昔我先君驹王西讨济于河”的例子回应,说是事君不敢忘其君,亦不敢遗其祖 意在说明当年我的祖先徐国君驹王,曾经起兵对西方王朝进行征伐,一直打到黄河边上。你区区邾子国这片地方还曾经是我们强大徐国的地盘呢。

有学者考证徐国驹王“西讨济于河”的时间,很可能在周成王元年(前1042年)平定武庚叛乱时所为。

商代末年,纣王日趋荒淫享乐,耽于酒色,使其国力大衰。《史记·殷本纪》载武王伐纣时,诸侯叛殷会者八百”,可见已是众叛亲离。当时,徐族与殷商产生了深刻的裂痕。《左传·昭公十一年》在记载叔向与韩宣子的对话中提到:桀克有缗,以丧其国。纣克东夷,而陨其身。

应当说殷商末期纣王当时处于两面作战的态势,东面与东夷族发生了旷日持久的战争。从帝乙、帝辛开始就有很多屡征夷方的卜辞,从殷墟五期卜辞看,殷商与东夷的战争应当是长期而艰苦的战争③。在这个时期,徐国的主要势力范围已经迁移到与商王朝对峙的山东邹县、滕县一带。朱玉龙先生就曾考证断定今山东邹县是徐人的故土”。④

在殷商末期肯定参与了与殷商对抗的行列。《后汉书.东夷列传》: “衰敝,东夷浸,在这里,史书用了”这个词,形容徐夷在这个地区已是盘踞已久,影响很深,势力非常强大。

到了周初,徐夷的势力仍然活跃在山东南部地区。1965年山东费县上冶镇台子沟村出土“徐子氽鼎”,高215厘米、口径22厘米、重3.2公斤,该鼎有九字铭文:“徐子氽之鼎百岁用之”,同时出土的还有铜箭头等。该鼎现存山东费县博物馆,属国家一级文物,为该馆镇馆之宝。据山东平邑学者徐斌考证,该鼎系《徐氏家谱》中徐国第28代君主徐渰(音淹)的随葬物。他解释说,“纵观四十四代国君的名讳,惟“渰”和“氽”字形、字音、字义相近,所以直言徐氽就是徐渰,是合乎逻辑的” 。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商末周初徐国的主要势力范围仍然在山东南部地区。

 

 

《礼记•檀弓》

见《百度.知道》之《周朝诸侯国国君爵位》

《郯史漫话》,中国文史出版社, P115

⑤ 朱玉龙《徐史述论 ,载《安徽史学》 19842 

⑥ 徐斌:《徐子氽鼎可佐证徐国商末周初的地理位置》,载《蒙山文化研究》总第16

 

安徽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李修松分析,《尚书• 费誓》:“徐夷、 淮夷并兴。”《史记• 鲁世家》: “伯禽以师伐之 , 作《费誓》, 遂平徐戎 , 定鲁。”《左传》昭公元年: “周有徐 。”这些史料都直接或间接地说明这个徐在鲁国附近 。鲁国的都城即今山东曲阜,在山东费县以西。《诗经•鲁颂.•閟宫》有句话是: “保有凫峄, 遂荒徐宅。” 说的是伯禽之师与徐夷战争的结果。凫山和峄山均在今山东邹县境内 , 诗中的 “徐” 当然也在这一带。

正如四川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徐才安、蒲含均所说:“从商到春秋末,徐是当时中国东边的一个大国,他对华东沿海地区历史上经济文化的发展都有影响。他可与西周抗衡,他帅商人六族反周,弄得西周东面势力的代表鲁国不敢开国门。第一代鲁君伯禽,下决心作《费誓》,同时周王又派兵协助,才稳定了局势。” ②

《尚书·费誓》有载徂兹淮夷、徐戎并兴。……甲戌我惟征徐戎”。誓中首先指出徐戎、淮夷来犯,接着是伯禽进行战前动员和军事部署,最后点明时间:甲戊我惟征徐戎

徐旭生先生分析,“《费誓》开始的时候说,‘淮夷、徐戎并兴’,‘甲戌我惟征徐戎’。似乎是淮夷远来,徐戎逼处。征服徐戎,淮夷就不能再为患的情形。如果上面的推测不误,那徐国周初当在今山东东南部曲阜县附近。以后才迁到南方数百里之外。” ③

山东学者韩明林先生指出,徐国的位置在西周初时,应当在曲阜以东,自今平邑以东以费、郯为中心的沂、沭河流域。《诗经•豳风•东山》是一首写周公东征时战士东征三年即将还乡的情景,诗中说的东山,即今蒙山,说明周公东征到了沂沭河流域和海边,而这片土地都是徐氏一族的发祥地和主要生存地域。伯禽就国三年,“东郊不开”就是因为东部有强大的徐国。周公东征打败了徐国,迫使徐国南徙,在徐国的根据地郯城一带,(时称炎),建起了鲁国的附庸国郯国,开启了郯国的历史。

三、西周至春秋末

由于徐夷长期活跃在山东中南部地区,使得位于该地区附近西周王朝的鲁国受到严重威胁,其国都曲阜甚至“东郊不开”⑤。西周王朝将徐国视为心腹之患,于是鲁侯伯禽亲自作《费誓》起兵讨伐,结果是鲁国大胜,“遂荒徐宅”,占领了徐国在山东地区的领土。徐国徐人终于被迫从盘踞近千年的山东中南部地区,向南迁移到淮水流域,今江苏的泗洪和安徽的泗县一带。”

对于其时徐国的位置,徐旭生先生有精辟的见解:“据清《一统志》记述,徐县故城在旧州城西北,周时徐子国。泗州故城在今州城东南一百八十里。二说的地望虽小有不同,却相差不远。杜说似稍偏东北。要之均在今泗县境内,今洪泽湖西北。这是春秋时徐国的位置” 。 

-----------------------------------------

① 李修松:《徐夷迁徙考》,《历史研究》1996年第4期,P12

② 徐才安、蒲含均合著《华东徐国的起落》,载《郯史漫话》中国文史出版社,P32

③ 徐旭生:《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P56

④ 韩明林:《徐氏溯源》,载《郯史漫话》,中国文史出版社2018年版,P94

⑤ 见《尚书.序》

⑥ 徐旭生:《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P56

徐国徐人到了苏北皖东一带,励精图治,隐忍自强,经过蓄势修整,势力又再度强大。“周穆王十七年,徐子自称徐偃王” ①。32世国君偃王主政时期,徐夷的势力在整个淮夷集团的各个方国中最为强大。徐国竟然发展壮大成为该地区的首领之国。由于徐偃王爱护百姓,为政而行仁义,不仅徐国百姓,就连周边三十几个诸侯国都非常拥戴他。穆王亦不得不对其采取怀柔政策。

对此,《后汉书•东夷列传》有载:“后徐夷僭号,乃率九夷以伐宗周,西至河上。穆王畏其方炽,乃分东方诸侯,命徐偃王主之。偃王处潢池东,地方五百里,行仁义,陆地而朝者三十有六国”。《都城记》云:“徐君偃好仁义,东夷归之者四十余国。” 清人徐时栋著《徐偃王志》曰:“徐处汉东,地方五百里,既受命天子。乃驰戈甲之备,坠城池之险,修行仁义,被服慈惠,视物如伤,以怀诸侯。诸侯贽玉帛死生之物于我者,三十有六国,是共戴君为王”。《元和郡县图志》也说:“徐君偃王好行仁义,视物如伤,东夷归者四十余国”。正如著名历史学家李白凤先生所述:“在周穆王时,徐偃王的势力强大到几乎席卷东南,弄得穆王也只好半公开地承认他成为东方的霸主。” ②

然而,西周穆王(又作周缪王)可不是等闲之辈。强大的西周帝国容忍不了徐国在东方称雄,一俟时机成熟便举兵讨伐。

穆王二十八年(一说穆王三十五年)在西周王朝的唆使下,与徐国相邻的楚国举兵伐徐。徐偃王在周、楚连谋争伐时,眼看就要兵戎相见,不忍兵士流血牺牲百姓涂炭,便选择了回避战争的办法,忍痛弃国率部向北方老根据地鲁南苏北一带撤离。数万军民跟随徐偃王撤退到山东郯城西邻今江苏邳州市一个叫做徐山的地方安顿下来。由于偃王深得民心,跟他北撤进山的百姓数以万计。周穆王见徐偃王“好行仁义之道”,深得民心,并没有将徐人赶尽杀绝,而是让其后的徐国君继续在苏北一带立足管辖,从而使徐国得以延续下去。

对于这个史实,《后汉书 东夷传》有载:“偃王处潢池东,地方五百里,行仁义,陆地而朝者三十有六国。穆王得騄骥之乘,乃使造父御以告楚,令伐徐,一日而至。于是楚文王大举兵而灭之。偃王仁而无权,不忍斗其人,故致于败。乃北走彭城武原县东山下,百姓随之者以万数,因名其山为徐山”。“穆王乘八骏之马,使造父御之,发楚师袭其不备,大破之,杀偃王。其子宗遂北徙彭城武原山下,百姓归之,号曰‘徐山’。” ③

“穆王三十五年,楚人伐我。君曰:‘吾闻之也,君子不处危邦,贤者不顾荣禄。吾其去之。’去之彭城,民从之者数万人,居之,是为徐山。於后,君乃之越,过会稽之水,投玉几砚焉,遂老于甬东。既薨,是葬之隐学之山。群臣谥之曰:隐王。君将薨,叹曰:吾赖文德,而不修武备。好行仁义之道,而不知诈人之心,以至於此” 。④

-----------------------------

参见《2013中考历史延伸阅读》。

李白凤《东夷杂考》,齐鲁书社19819月版,P98 

见《元和郡县志》

④ 〔清〕.徐时栋著《徐偃王志,卷一》

关于徐偃王弃国以后的下落,众说纷纭。有记载说他死于彭城武原县(今江苏徐州市之邳州)东山。也有一些地方志,如《郡国志》、《太平寰宇记》、《大明一统志》等记载,说是徐偃王率众南下逃亡到江浙一带。今浙江衢州一带,甚至东南两广、福建等地,还留有不少偃王的遗迹和传说。“偃王虽走死失国,民戴其嗣,为君如初”。①

在西周王朝的逼迫打压下,徐国自此势力衰微,苟延于世。到了春秋末期周敬王八年(前512年),徐国末代第44位君主章禹终于难以为继,“乃断发弃国”,率众流亡到了江西一带。章禹之子融。“殉父国难”。②

“江西靖安被认为是徐国最后的家园。200716日,在靖安县水口乡李洲坳发现了一个东周古墓,根据考古专家徐长青等人对墓葬的分析研究,认为该古墓为春秋时期徐国最后一位君主章禹的妃嫔陪葬墓。该考古发现进一步佐证了江西靖安为徐国最后的据点。” ③ “徐氏自此失国。徐氏子孙散之扬徐二州之间,以国为氏矣。 ④ 就这样,曾经在中国历史上存续1600多年,跨涉夏商周三个朝代的东夷徐国终于不复存在。

四、结语

由以上史实我们可以看出,在纵跨夏商周三个时代长达1600多年的历史中,徐国的势力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活跃在鲁南地区,其行政中心当在临沂市的郯城县及周边地区。徐国的势力只是到了后期几百年时间才活跃在淮水流域的江苏泗洪、安徽泗县、江苏邳州一带,直至消亡。

由于徐夷所处年代久远,特别是古代志书存有“尊夏卑夷”的观点,把炎黄族团视为正统,而对东夷人群持排斥或敌对态度。其历史存在常为正统的中原王朝所不容,其辉煌成就也为纪年存史的皇朝文人所有意回避或轻描淡写,造成了对徐国历史记载的缺失。不过,我们还可以凭以下几个与郯城有关的例子来推测证明,早期徐国的活动范围在鲁南地区,其行政中心曾在临沂市郯城县附近

 

一、郯城有伯益辅佐大禹治水的史实。据郯城学者韩明林先生分析,大禹治水是从沭河、沂河开始疏浚。现山东郯城县马陵山上仍留有“禹凿山口”之古迹。在郯城县东30公里处的羽山,史料记载就是将大禹的父亲鲧现场处死的地方。现四川雅安西蒙山顶的汉代大禹碑,记载的就是大禹由东蒙治水始至西蒙治水终的过程。

 

-----------------------------------------

见唐代韩愈撰《衢州徐偃王庙碑》文。

  参见《华夏徐州徐氏宗谱》卷首(上)

2017.12.18 新华网,《靖安东周墓葬考古十周年 专家首解青瓷制作技艺》作者刘媛

  〔清〕安徽新安《徐氏宗谱.序》,徐禋撰修,清乾隆三年刻本

《郯史漫话》,中国文史出版社2018年版,P94

 

 

二、清代《郯城县志》对徐国的存在早有记载。这个旧县志在叙述郯城县历史沿革时第一句话就是:“郯城县唐虞时为徐州之域”。这就把郯城在徐国的地理位置点了出来。然后该县志接着叙述徐州的地理范围:“《禹贡》海岱及淮惟徐州,淮沂其乂是也。” ① 

三、由于郯城在上古时为徐地,曾为东海郡的治所。查北京、上海等地图书馆收藏的多部清代之前《徐氏宗谱》,大多有徐国五代以上徐氏开基祖先的墓地在“东海郯城北七里”的记载。

四、虽然郯城曾于康熙七年(1668年)遭受8.5级旷世震灾,该地古建早已荡然无存。不过,多地《徐氏宗谱》记载的徐国开基祖先的墓地至今还在。该墓地位于郯城县城北面不远的平原地带,为一直径百多米逐渐隆起的高阜,当地人称之为豹公墩。现已被临沂市人名政府公布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五、据清代浙江遂安《龙峰徐氏家谱.源流记》载:偃王原海州东海郡都昌乡和里人也现郯城县没有“都昌乡”这一地名,倒是有个归昌乡老归昌村。该村因地处墨河河湾里面曾得名河里村。该家谱记载“都昌”与“河里”疑为前人笔误。《郯城县地名志》载,归昌乡老归昌村“相传代建”。虽然此地现无其他遗迹掌故佐证,但仍能从一个角度说明郯城与徐国历史的关联。

六、在郯城县周边地区,现有多处徐国文化遗存。在与郯城相邻的江苏省邳州市,有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大墩子遗址、刘林遗址。梁王城、徐山等。位于郯城东面江苏连云港市锦屏山南麓的将军崖岩画,被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称为我国最早的一部天书。据考证为徐夷人所为。 

七、目前海内外徐姓人士对自己的家族堂号多数称之为“东海堂”,以表示自己的来源和祖宗出处。这个“东海堂”的称谓即来源于秦汉时的东海郡。郯城在秦汉时为东海郡的治所。徐人以地望命名自己的堂号,说明自身出处是顺理成章的。另外,全国各地徐氏祠堂大多悬挂着文曰“东海家声远,南州世泽长”的楹联,显示了徐氏族人不忘祖先希望发达的情怀。

八、由于郯城曾经是早期徐国的都城和秦汉时期徐州、东海郡的治所,因此,古人在记述郯城时,常冠“东海”二字,称之为“东海郯”。有时为了省略,以“东海”代指郯城也是常见的。比如 “东海孝妇”(关汉卿杂剧《窦娥冤》中的人物原型)、“东海三何”(南朝著名文人何逊、何思澄、何子朗三人代称),上述几位都是东海郯人。因此,谈起历史上的东海,通常就是指的郯城。

九、历史上谈起徐州,通常也是多指郯城。而现在的江苏省徐州市,在汉代以前成为彭城。史料显示,汉时朝廷设刺史部巡查各郡、县执行中央政令情况,东海郡属徐州刺史部巡查范围,而刺史部治所一般选择郡址为驻地。而徐州刺史部行辕设在郯城。

十、由于郯城曾经长期是徐国的根据地,历史上这个地方曾涌现出多位徐姓经国济世之才。例如。战国时期辅佐秦庄襄王横扫六合为始皇帝统一中国打下基础的丞相徐诜。尤其是南北朝时期,东海郯人更是耀眼。在《南史》和〔清〕《郯城县志》卷之九人物志中,就列有徐宁、徐湛之、徐羡之、徐孝嗣、徐勉、徐摛、徐陵、徐俭、徐伯阳、徐旷、徐有功等历史名人。这个很特殊的历史群象,很能说明徐人在郯城的影响,很值得方家们思考。

--------------------------------------

①  康熙十二年(公元1673年)修订的《郯城县志》舆地.星野.P26

②  .徐禋纂修安徽新安《徐氏宗谱》,清乾隆十三年刻本,卷首

③   徐华勤编著:《徐氏祖陵文化》,江西人民出版社,2014年3月第一版P33

注:本文为2019年第七届东夷文化论坛论文,在撰写过程中蒙江苏学者徐超、徐立余提供资料,特致谢忱

 

作者简介:

徐绍贵 山东省历史学会会员、山东徐氏文化会副会长。

刘晓焕 山东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山东省历史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

                      

(全文约9450字)


 
  • 微信

    微信扫码分享

  • 新浪微博
  • QQ空间
  •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图文或视频来源于宗亲网友提供或网络搜集,由本站编辑整理,仅供个人研究、交流学习使用,不涉及商业盈利目的。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改或删除,其他网站原创类内容一切版权归天下徐氏网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本站,并注明来源,谢谢配合。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

    TOPS

    • 周排行
    • 月排行
    鲁ICP备10203768号-64  |  鲁公网安备37021102001017号
    回顶部